让天下没有难办的事儿

武汉的互联网创业环境为何这般艰难?

发布时间: 2018-03-12 12:13   浏览: 6573


如果从互联网行业角度划分城市地域的话,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可以说是第一梯队,是互联网行业的一线城市,而最近些年崛起的成都、厦门,也明显感觉到势头迅猛,它们从各个省会城市中崭露头角,抢下第二梯队,特别要说的是成都,近几年回流成都的人才不断增多,根据拉钩网的调查,去年成都互联网人才流入73914人,流出39339人。睿哥当年在深圳从业的时候也经常性的会收到成都举办的回流招聘邀请,还曾被许诺了大量的扶持补贴政策,可见他们对人才需求的渴望。而反观武汉,这座中部的中心城市,除了听说多少多少亿的大笔投入城市建设之外,在互联网领域,却鲜有声响。

但是在2016年,武汉的互联网圈似乎有了不一样的气息。斗鱼TV,这个曾经出走离开过武汉又重新回到武汉的创业公司,忽然出现在公众面前,它迎来了1亿美金的B轮融资,以及互联网上层出不穷的事件营销,这时很多人才发现,哦?原来这是一家武汉的互联网公司。

那么,现在的武汉互联网环境到底如何呢?

人物

26岁的孙静琳,曾就职于深圳快播,UI设计师,2013年回汉,从事互联网金融行业,她说,武汉的互联网氛围其实非常尴尬,打着互联网氛围的旗号,其实实行着国企的思路,思想还没有转变。对于未来的打算,她希望能够进入到大部分是由回流人员组成的公司中去,找到志同道合的团队。

34岁的陈磊,曾就职于深圳腾讯,任拍拍网产品经理,2014年回汉后,工作不到一年,又再次踏上前往深圳的路程,同样,他也认为武汉的互联网氛围需要进一步的改变,否则难以留住回流人员。

25岁的邱俊玮,武汉本地的ios开发工程师,2016年前往深圳,年轻的他认为,自己应该去一线城市镀金,等到武汉的环境变好之后,则可以考虑以回流人员身份回汉。

34岁的李涛,前腾讯UI设计师,2014年回汉,现任某上市公司首席UI设计,目前已经在武汉成家立业,有房有车,在大型公司的他,日子过得相对稳定舒适,他表示,虽然武汉互联网氛围落后,但压力也相对一线城市较小,就生活而言,还是有不错的竞争力。

薪资

薪资上面也较北上广深有着相当大的差距,据调查,产品经理岗位同等经验能力的人才在武汉平均所拿的薪水大约只有一线城市的45%左右。其他岗位UI、开发等基本上类似,虽然说武汉的房价也比较低,但除房价外的整体消费水平并不比一线城市低。因此选择回汉时需要做好心理准备。不过从回流的整体情况来看,回流的人员薪资水平普遍要高于本地的人员一个级别,可见去一线城市或者BAT镀金还是非常有用的。

工作氛围

薪资并不是决定性因素,其实最让人蛋疼的是工作氛围,回流人员往往非常不适应武汉公司工作氛围和思路,特别是产品经理,UI设计等这些靠近业务前端的岗位,武汉多年以来都是一些软件外包和IT系统集成开发公司,导致了很多管理思路完全是已技术为导向,产品经理沦为项目经理,UI设计师沦为美工,技术人员决定产品功能。这些又让我们互联网从业人员如何接受呢?并不是说这种形式不好,而是项目型的主导的公司,往往不太对互联网公司人员的胃口,导致入职之后的流失率较高。互联网公司常常以用户需求为导向,以产品驱动技术开发,产品经理协调各部门角色,推动项目,运营部门负责线上运营和反馈。所以很多根本上的思路是需要一批又一批的回流人员来影响和改变的。

创业

最后再说创业环境,睿哥创业举步维艰,公司名就不提了,以免有软文之嫌,创业一年多,整个过程中,约见了不少本地投资人,伴随着各种被坑,睿哥决定自掏腰包撑住团队几个月,最后还是在北京拿到了投资,本土投资环境,除了青桐会,政府也没有什么扶持,投资公司与一线城市的VC实力和眼界也相差甚远。不过好处也是有的,那就是创业人力成本低一些,因为毕竟薪资低…

分析

睿哥回汉三年,能够看到武汉互联网环境一路向好,但从整体来说,武汉还是落后一线城市五年以上,那么,为什么成都、厦门类的城市,互联网行业可以崛起成为城市支柱,而武汉,这座人才济济的中部中心城市,在互联网方向上一直未有大的起色呢?睿哥认为,原因有三:

1.     人才问题

唯楚有才的武汉,怎么会缺少人才呢,武汉是著名的大学城,拥有高校82所,据全国第二,在校生据全国第一,可人才却还真就是限制因素之一。在武汉,并不是所有的大学生都想要一毕业就去一线城市打拼,而是在这座城市,承受着巨大的应届就业压力,而正是由于这个阶段的人才过多,竞争过于激烈,压低了人力成本,导致了武汉软件外包行业蓬勃发展,外包行业则极大的限制了创新,也束缚了人才。除此之外,中高端人才的匮乏,也是导致互联网行业发展缓慢的重要因素,没有高端人才帮带毕业生,也就形成不了一条完整的人才培养闭环。因此睿哥认为,回流人才的增多将会逐渐改变武汉这个互联网环境。

2.     政府扶持

去年的时候睿哥曾和一位从事互联网教育行业的创业者吃饭,从他口中能够深深感受到政府对互联网行业的不重视,他诉苦说,政府部门更喜欢那些光电子、半导体等实体科技行业,很多时候在参与一些政府举办的项目时,明显感觉到低人一等,就连走路,也是落在后面,前面则是实体科技行业者与政府官员一起高谈论阔。

互联网行业,虽然不能够像实体科技行业一样迅速带来投入产出,但在如今的互联网浪潮之下,武汉的本地政府对行业的扶持力度还是太小太小,仅依靠民间市场的力量来推动,还是太慢,武汉著名的demo咖啡,从事互联网行业咖啡馆孵化器,也在去年宣布由于经营压力,关闭咖啡馆,转入写字楼继续从事孵化器事业,Demo咖啡的官网也从此关闭了,非常遗憾。

3.     行业风气

行业风气的形成初期很大程度要取决于老板,武汉本土并不是没有老板注意到互联网行业的兴起和发展,相反许多本土老板都尝试过进入互联网行业,他们花了大价钱从北上广深挖来的职业经理人或其他高级人才,却发现,两者的价值观难以融合,职业经理人们觉得董事会层要求奇葩而且坑爹,董事会觉得花了那么多钱的职业经理人名实不符,于是一拍两散,结果就是职业经理人们在圈子里宣扬说武汉互联网环境没法干,老板们也不在相信互联网行业是风口上的猪,谁都能飞一把。

睿哥认为,这三点,是目前限制武汉互联网行业发展的一些主要原因,也许只是片面之谈,但作为一个从业多年且曾经四处漂泊的人来说,这些理解也许是很多人的感受。

最后的话

虽然吐槽了这么多,但是作为一个互联网行业中行走多年的人,又作为一个武汉人,依然深深的希望武汉的互联网环境会越来越好,现在本地行业已经涌现出”Zoo圈”,专注于武汉互联网圈子的社交网站,还有黄鹤会,专注线下圈子活动组织,他们都在逐渐壮大。

如今当我们重新审视武汉这座城市时,你会发现,这里不止有工地和鸭脖,还有那些萌芽一般的创业团队,恋爱笔记,驾考宝典,航班管家,这些是几年前就落户武汉的知名创业公司,还有去年崛起的汉口泛海CBD华中互联网产业基地,那里集中了大批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如一起好、长投在线、汉金所、http://ID58.cn等等。除了公司逐渐增多,人才回流的现象也逐渐显著,大批迫于买房压力的北上广深漂们盯住了武汉一万/平左右的房价,房价的诱惑使得在外漂泊的人民希望找到家的安全感。在今年年初的光谷楚才汇上,斗鱼、卷皮、百纳信息、车来了等近20家本土互联网企业集中发布需求信息。一年来,武汉互联网企业技术研发岗位,持续保持高强度招募水平。

最后,小小情怀一下,武汉互联网,想说爱你并不容易,但我们依旧会努力去爱你,我们会在这里一起为武汉互联网的成长而奋斗。